戏剧

一个盆子的故事

2019-11-08 20:28:57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听人说装修,想起来我们第一次装修的事。

那是14年前了。我和琪麟都没有经验,先是给一个装修公司交了500定金,后来楼下邻居推荐给他们家做装修的装修队,说这个装修队挺好的,也比较便宜,我们就又换成了这个装修队。

装修队就是一个家庭小作坊,大概有六七个人的样子。安师傅是装修队的头儿,有个小伙子是他儿子,其他人大约就是他的亲戚或者同村的邻居。

我对这个装修队颇有好感,不在于他们是我的河南老乡,虽然都一个省的,那也差着老远,说家乡话互相听不懂对方口音。主要是安师傅。他看起来长得像我初中的一位班主任老师崔老师,个头不高,比较瘦小,一笑眼睛就眯起来,看着特别和善。我是那种会因为某个人面善就会对对方产生额外信任的人。

都说装修时一定要盯着装修工人,不然会有隐患,比如不好好干活、偷工减料什么的。但我们俩都要上班,平时没时间来看,只有下班和周末时才能过来看一眼。安师傅说:“你们放心,一定给你们装好,你们就好好上班吧。”我听了挺感动的,觉得真是找到了合适的装修队。

楼下的装修也同时进行,他们还在另外一栋楼(11号楼)又接了个活儿,几个工人来回跑,因为刷墙的、铺地板的就那两三人,要倒换着来。

每次来看,他们都是浑身泥点子,一直在干活,我觉得他们很辛苦,每次来就买一些饮料、水果、烟等,看他们用的擦脸毛巾破破烂烂的,又给了几条毛巾。他们就用上新毛巾,把旧毛巾用来擦拭家具。

装修过程中,该买什么东西,比如油漆、石灰等,安师傅列出清单,我和琪麟找时间去买,有时候,安师傅也会热情地和我们一起去建材城,帮我们挑选。

因为三个工地同时在进行,他们的进度有点慢。另外两家都是有老人在现场盯着,进度比我们家快一些。我觉得也能理解,就没催。装了大约一个月吧,也快完事儿了。

有一天,11号楼那家的老太太到我家来串门,互相聊聊装修的事。聊了一会儿,老太太把我拉到厨房的阳台上,关上门对我说:“你要提防安师傅!”我大吃一惊问为什么。她说,安师傅推荐我们买的东西,里面有猫腻,不要去他推荐的地方买东西,都比正常价格贵。我谢过她的好意,说我会留意,但内心是有点不以为然的,还觉得是不是老人家太事儿了。安师傅这样的老实人怎么可能会那么做呢?

我跟琪麟说了老太太的提醒,但我们都没太在乎,对安师傅他们还是一如既往。装修到了最后,厨房的不锈钢水槽也安好了,水槽里需要一个洗菜的不锈钢盆子,我们这个水槽比较小,需要小点的盆子。安师傅跟我们说,通常盆子型号都比这个大,你们这个特别难买,我知道建材城有一家卖你们这个型号的盆子的,只有这一家。

他带着我们去了这个店铺,果然有这样的盆子,而且尺寸和我们家水槽完美匹配。我和琪麟很高兴,一问价格要450,最后400块买到了。

装修的时候,邻居们都喜欢互相参观,学习经验。老太太又来我们家聊天,看到我们买了水盆,就问我多少钱。我说400块。她说:怎么会啊,这么小一个盆子400块!你去建材城问问,不可能的。

我马上跑去建材城,走到同一家店铺,指着同一种盆子问同一个售货员(因为是几天前买的,他已经不认得我了),价格是多少?他说:180元。如果讲讲价,估计100多点就能买到。

安师傅的形象坍塌了。他不是崔老师,他只是一个唯利是图、不讲诚信的包工头。

我和琪麟说了这件事,他说算了,他们比装修公司要价低,可能就要通过这种方式增加一点收入。我实在气不过,找到安师傅,当面对他说:“安师傅,厨房那个不锈钢盆子,我去了同一家店铺问,报价才180。你带着我们,跟店铺合伙骗我们,让我们花了400。”安师傅面红耳赤,低头不语。他可能以为我会找他追讨多付的钱,但我没有。我只是让他知道,这两个傻乎乎的年轻人确实被他坑了,但他做的事也不是天衣无缝。

他没有道歉,也没有行动表示。他内心会后悔这么做吗?肯定不会,他唯一后悔的是:怎么被抓住了。你永远不会知道做这种事的人有多心安理得。

当信任感坍塌,让人不爽的地方就越来越多了,比如说辅料经常不够,比如说每次我去,在我家干活儿的人都很少,以至于工期拖得最久。电锯等任何用电的工具,从来都是用的我家的电——就是把电插到我们家,把工具拖到楼下,给楼下做家具。给三家做装修,工人们都睡在我们家,用电饭锅在我们家做饭吃。为什么要一直拖着不给我家装完呢?一个是赶别人家的进度,一个是我们最好说话,拿我们家当免费宿舍吧。这些都是后来才明白过来的,但这些事我们之前都注意到了,我们不是很介意,而且觉得睡在正装修的屋子里,很可怜。到最后,他就明着坑我们了。

我真是失望透顶。有个朋友在装修办公室,安师傅说他们也能装修办公室,本来想介绍一下,也是不可能的了。我怎么敢呢?他如果对人家再动手脚呢?

琪麟也说:安师傅这个人挺蠢的。他是一个装修队,不是正经公司,当初我们连装修合同都没签,就是一个口头约定,现在还有好几千的尾款,他搞出这样的事情,就不怕我们拒付尾款吗。

我还记得最后结账的日子,安师傅拿着一张破纸条,计算剩余该付的钱,看他那个忐忑的样子,可能是怕我们扣钱,毕竟他做了不干不净的事。我们没有扣他的钱,把尾款全部结清,但没有任何多余的表示了。

我家和11号楼老太太这家是他在这个小区里最后两个客户,有了这些“事迹”后,我们是不可能把他再推荐给小区里任何一个邻居了。何况他们也没太多别的优点,墙刷得不错,但铺的地砖之间缝隙很大,浴室的防水还出过问题。

从那以后没再见过安师傅。

那个贵价盆子我们开开心心用了十几年,如果不是回忆起这段装修经历,我都忘了它的来历。后来搬家,我们把盆子也带上了,现在还在用。安师傅恶心了我们一把,但盆子它就是个盆子。

这么多年过去,再想起这件事,我又多了点别的理解。我觉得安师傅这么做,会不会是因为之前雇佣他的人,有人会想办法克扣他们的工钱?所以他要从别的地方找补回来?我们没有聊到过这些,我和他那个高中辍学的儿子倒是聊过几次,他说他们的赚的钱也够在北京买房子了,我就鼓励他也买一套,北京新盖的楼房多,装修活儿多,就不要回老家做木工了。那是2005年,普通民房都是3000多一平, 6000一平都被当做天价的年份。他们有没有买呢?就不得而知了。

无论如何,感谢生活,让我知道了真的有人会为了蝇头小利去辜负别人的信任和友好。

我一直觉得自己运气好好,总是遇到好人,几乎没遇到过坏人。但是仔细想想,除了安师傅,我还遇到过其他坑我的人。命运有不可抗拒性,但自己对自己也不是完全无能为力的。生活曾经伤害了我,如果我顺其自然,就会变成一个沮丧的人,甚至会去伤害别人。可是我偏不!这也是自我系数的调整,也算是一种抗争吧。

生活对我们的塑造,也是改变了我们的结晶系数。最后吸引来的人和事也就有了差别。

一个盆子的故事

他达拉非片和伟哥哪个好

正品伟哥哪里买

viagra批发

国产西地那非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