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星情感

暴雪将至那一场迟到的白雨

2019-11-09 07:43:15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电影《暴雪将至》的故事虚拟了一个南方城市叫长宁,故事就产生在一座叫中南钢厂的国企里。中国并没有一个叫长宁的城市。在鸡型版图里,有一个中南的区位,在划分上它专属于湖南——中南大学这座985城市就在这个省分。电影结尾时,字幕写着:2008年大雪,包括湖南在内的19个省市受灾。这就是对背景城市一次非正式的指认。

这部电影的拍摄地就在湖南,但不是省会长沙,而是衡阳。为什么?因为长沙并没有大型钢铁厂。湖南省最大的一家钢企叫华菱衡钢团体,创建于1958年,现在的总资产110亿元,在2016年全国排名第12,它是中国第二无缝钢管生产商,仅次于天津渤海钢铁,就在衡阳创建。要反应钢铁企业改制的时期变迁,你必须到钢铁文化最发达的城市去寻文化根。所以,中南即在湖南,长宁即是衡阳。

《暴雪将至》扎根钢铁行业,但没有直接写衡钢,而是找了个小样本,开了个小切口:老段饰演的保卫科干事手里没几个兵,钢厂的大门的尺寸,也就能进出两辆东风大卡。这部电影并没有选取最大的这座万人钢企兴衰,但却有反映时代变迁的大野心。

暴雪将至那一场迟到的白雨

《暴雪将至》的野心很清晰:1开场暴雨,预报暴雪将至,120分钟内再也没见过太阳。大雨不停的衡阳1998,一切都是湿漉漉,潮乎乎,只差一句“凛冬将至。10年后的2008,一场大雪飘然而至,影片戛然而止。用大气候这类环境因素的变化去隐喻社会大动荡变革,观众都能感受出来。

很多人把《暴雪将至》比较《杀人回忆》,前半部份像一些;影象气质似《白天焰火》,但有的是南北差异;还有人和《烈日灼心》相比,其实这是错位的:这根本不是一部凶杀悬疑侦探片,它的内核仍然是集体经济倒塌姿态的描摹。

不过,《暴雪将至》又有些迟疑:到底是写大时期下小人物,还是描述混乱时期的能人?在这一层迟疑中,电影的艺术张力就弱了下去。

先说集体经济时代。湖南是集体经济最发达、下岗改制阵痛最厉害的城市吗?明显不是。即便在钢铁领域,往前数,辽宁的鞍钢,北京的首钢,隔壁省的武钢,体量都远远比衡钢大很多。它不典型,不标本,不够极端。

暴雪将至那一场迟到的白雨

《暴雪将至》真正对标的作品应该是张猛的《钢的琴》。在那部电影里,造钢琴的陈桂林所在的城市在东北,它是沈阳,或是鞍山,背后站的是全部大东北计划经济圈,华北地区的大烟囱阵营。

《杀死那个石家庄人》这首歌会让人想到鞍山、石家庄,但不会有人会想到湖南、衡阳——衡阳距离改革开放的前沿深圳多近呀?区区六百千米而已,而且已到1998年,改革开放都20年了。这是电影的第一层弱。

第二层弱是,是和改革开放的关系暧昧。电影中,燕子反复在口的梦想是:去香港,开一家发廊。老余为了破案,给燕子一家本地发廊,让她借景眺望。香港成了口头的未来。

《钢的琴》也有与南方前沿的关系,但是决绝的对峙:陈桂林离婚的老婆去的城市是深圳。和香港相比,看上去只隔着一条深圳河,《暴雪将至》好像走得更远,但其实恰恰相反:走得更极端的是《钢的琴》,因为那里东北女人已经到南方过冬了,孩子先于城市接受了资本主义改造,弹的是西洋乐,真钢琴。

暴雪将至那一场迟到的白雨

这边的发廊妹对着600里地外的梦想,只有眺望。主人公老余呢?他对此其实不关心。小发廊只是一个捕犯钓饵,与改制,与时期无关。他的所有目的是进公安。

这是第二层弱。人物与城市的关系模糊,不够尖锐清晰。

第三层弱则是主人公的动机问题。我能理解余国伟坚持想破命案的冲动,“那可是事业编”,进入体制内,成为人民干警,做真正的神探,免除轻视羞辱——体制对人的诱惑是全方位的。不过,对余国伟现状交代明显不够:他对自己所在钢铁企业到底是酷爱?厌弃还是无动于中?国企体制和事业编体制本质都还是体制共同体,这其中的差异和逾越观众并没有感受到。

这类模糊,在中南钢厂的大门一夜之间向他关闭时,表现得更明显:被奋斗了半辈子的企业抛弃,居然无动于衷,继续做走向事业编的上升梦。没有了跳板,跳跃动作真的成立吗?

还想夸一下《钢的琴》:一开始就是大破败,出发点是废墟美学。电影是在废墟中表达诗意,于破败中表达迷恋。陈桂林造钢的琴,没有这类迷恋不舍是不可能完成的。

这层迷恋也是由内自外,由小及大,由孤独的个体上升到失意的群体,浑然一体,光芒四射。造钢琴由个人冲动变成群体行动,大家对着倒塌烟囱凝视的画面就更可信了:而《暴雪将至》也有一样的画面,但是其他人在暴雪将至的变革中始终缺席、失语、麻痹,那眼神自然是空洞的。

《钢的琴》是给自己失去的孩子、婚姻、过往事业依恋的混合体,和赖以生存数十年一夜之间轰然倒塌钢铁工业大锅饭的挽歌。在《暴雪将至》中,我只看到了凝视深渊很久,最后被深渊凝视的失心疯;缠斗恶龙以后终成恶龙的妄想症。

其实余国伟的全部动力在被工厂开除那一刻已经崩了,让小燕跳轨的桥段都是画蛇添足。他回到大礼堂回望凝望的眼神中,只有劳模演讲的自我荣光,与钢厂、大雨、暴雪无关。他只感受到了个人的失败,观众也是如此。暴雪已至,其实已晚。2008年的大雪对在狱中十年余国伟来讲,早已没有任何意义。这样的私和小,想要观众的爱,很难。

电影的结尾,坐在没法发动的公交车上的余国伟,内心应当毫无波涛吧——山中方10日,世上已千年。雨不是突然变成雪的。如果对1冬季的大雨都毫无警觉,终究到来的暴雪,也只是冰冷的白雨。

编辑:(不喜欢雨の晴儿)

viagra30粒

西地那非枸橼酸

枸橼酸西地那非药片

印度神油含有孕期禁用成分吗?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